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星愿记忆

呐,过去现在未来可不可以都是一片空白,可不可以连一片空白都不曾存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矛盾体,恋物癖,夜行生物,碎碎念,死磕,宅腐兼备,ACG饭,纯音乐控。 强迫症,记忆沉重症,社交恐惧症,人类接触恐惧症,顽固守旧派,单身癌患者。

[转载]罪与罚——记沙法尔《天使禁猎区》  

2008-02-22 17:29:07|  分类: AboutACG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转载]罪与罚——记沙法尔《天使禁猎区》 - 絮薇 - 星愿记忆

不知从何说起。
虽然他自称“最喜欢日本茶”,却总觉得这黑发黑衣的男子,散发着咖啡的味道。午后三点,温润的西方白杯或古朴的东方釉面,他天生便应坐在柔软的扶手椅上,微笑着,无所事事。
然而,不是。当然,不是。
欲洁何曾洁,云空未必空啊。
剪去罪人头发的剪刀上,镂刻着精美的花纹,讽刺而又残忍。在乐园里受尽酷刑的男子平静若水地拒绝告解,铁黑色的肃穆,沉默在抿得微微下拗的唇角。戏剧性的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终究只是戏剧,所谓现实,并非金残玉碎的悲壮与月缺梅凋的凄美,而是优雅地出场,狼籍地谢幕。
涅磐,沉沦。
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

[转载]罪与罚——记沙法尔《天使禁猎区》 - 絮薇 - 星愿记忆

“神之战车”——
那被打上堕天使印记的男子,曾有如此皇皇堂堂的名号。
那时的天,没有光环,没有高大纯白的希腊式建筑;那时的地,没有伊甸,没有先知的引渡方舟。
那时的他,是一个浪子,纨绔,高贵,冷静,而疯狂。
他嚣张地执念着:那双可以从容地挥舞屠刀,予夺他人生死的手,同样可以从容地操纵舵盘,掌握自己的命运。然后他轻蔑地冷笑,把众生看作一群蝼蚁,把战争看作一场猴戏。他只管游走其间,享受鲜血的温热与爱人的温存,俨然一付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派头。
——直到亲手把子弹,射入妻子的胸膛。
梦醒,却已迟。
冰冷的刀刃终于没有给他解脱,却给了他无尽的黑暗。路漫漫其修远兮,那黑发黑衣的男子从此踽踽独行,上下求索。满地散落的真实犹如破碎的玻璃,等待着在业已残破的身心上,再加些淋漓。

[转载]罪与罚——记沙法尔《天使禁猎区》 - 絮薇 - 星愿记忆

“你见过那情景么?”
一道圣洁的光映在男子额上,宁美有如般若。面对不识愁滋味的少年救世天使,他噙着人类想象中有翼种族的笑意,吟唱出一曲名为《乌托邦》的赞美诗。
和平,公正,自由,博爱——
拨去重重叠叠的钩心斗角,阴谋诡计,蓦然回首,原来灯火阑珊处,竟是如斯单纯。单纯得仿佛一个春日里遥远的童话,单纯得仿佛一捧秋景里朴素的桂花。单纯得富于幻想如我们都知道,那不过是一个春日里遥远的童话,一捧秋景里朴素的桂花。
那么,不知不可为而为之,这种惩罚,是否过苛?
无怪,他会累了。
于是,他休息了。他筹划得这般有条不紊,好象偏爱制造意外之笔的优秀编剧。他拂一拂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,却把带血的痕迹留给所有人。“还是像以前一样,老爱干些惨无人道的事”。

[转载]罪与罚——记沙法尔《天使禁猎区》 - 絮薇 - 星愿记忆

不知如何做结。
恍惚间,黑衣黑发的男子,发带打成绅士的小蝴蝶结。他阖着眼捕捉掠过鬓角的风的旋律,淡淡微笑,依稀是听到彼岸花开的普罗米修斯:
“拉杰斐尔小天使,拉杰斐尔小天使,今天天气真不错,准备好东西,我们一起来喝下午茶吧。”

[转载]罪与罚——记沙法尔《天使禁猎区》 - 絮薇 - 星愿记忆

 


转自百度贴吧,天使禁猎区吧,作者:由页

罪与罚——记沙法尔

这篇文是一位朋友写的,沙法尔是她在《天使禁猎区》中最爱的人物,也是给我留下印象很深的人物,看到他那样残酷的死去,再想起那个曾经优雅的身影。在看这篇文时一次次泪流满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7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